01337.net

【图文】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 如何挥霍掉公交车上的时间

  33猎奇网2.14情人节特别小故事【不小心坐黑车被卖进大山里,父子俩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我身上拼命索取……】 昏昏沉沉中,我下身传来尖锐的一痛,让我瞬间睁开眼,恢复了意识。
  视线不清晰的时候,我看到上方出现了一张男人脸,看不清楚五官,但是,听得见他粗重的呼吸声。

  这是什么情况? 我闭上眼睛,再次准备睁开,就在这个时候,我身下又传来更加剧烈的痛感,与此同时,还有一种很难言语的酥麻感。

  并且这种酥麻感,随着某种粗壮的物体的冲撞而传来的。

  这种感觉随着某种物体的冲撞频率加快,而越来越大,让我忍不住喊出声,“啊……啊……”的喊了起来。

  结果我这一喊,冲撞的感觉更激烈,我全身都热了起来,上面男人呼吸的声音也更加粗重起来。

  瞬间,我丢失了意识,感觉自己漂浮在天空上似得,酥麻、绵软、舒服…… 也是在这个时候,我感觉胸头一痛,我稍微恢复一点意识,目光移向胸口处,突然在那里,看到了一双粗糙的大手,正在揉捏我的饱满。

  我立马就觉得不对劲了,这感觉和我做那种梦的时候太像了,但比我做那种梦真实多了?难道…… 我猛地睁大眼,目光顺眼男人粗壮的手臂,往上攀,一下就看清这男人的脸了,我惊恐的喊出声了“啊”! 天啊,好丑陋的一张脸,他的脸上全是痘包!现在,他正皱着厚重浓密的眉毛,眼睛紧闭,鼻子下面的唇瓣微张,发出粗重的呼吸声。

  我一声尖叫,让他更为亢奋,下面进出的更加快起来,让我受不住的跟着喊出声。

  “呃啊……” 他却轻而易举的将我的两只手给按到头顶压住,并且更加猛烈的那样进出起来,根本不让我有力气挣扎。

  他的硕大,在我身下一下一下快速的抽动着,带来的感觉太强烈,我几下就被他弄得再次丢失意识了,只能随着他的抽动,不由自主的叫出声。

  过了好一会,随着这个男人的一声低吼,他停了下来,压住我,我才深喘息着,重新恢复意识。

 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?我刚才明明是在出租车上啊? 现在怎么会躺在这里了?还被一个陌生的丑男给强了?…… “呃,身子还是干净滴,这一万块值。

  ” 就在这个时候,男人说了一句类似于四川口音的话。

  他的声音很醇厚,很有力量,不过这会带着浓烈的情欲的喘息声。

  他这句话,瞬间把我拉进了地狱! 一万块值? 天啊,我不会是被出租车司机给卖了吧? 脑海里浮现出我坐上黑出租的画面,之前,我从火车站出来,打算打的去学校报到,结果车站那边的人太多,出租车抢不到。

  就在我着急的时候,一辆没有出租车标志的红夏利停到我身边,司机按下车窗,问我打不打车? 我本来是犹豫的,可是天公不作美,打雷下起雨了,我没辙,只好上了黑出租。

  一路上,司机大叔都和我笑着说话,看起来很和善。

  而且车也往我们学校的方向开。

  再加上,以前我也打过黑出租,没出过什么问题,所以,并没怎么警惕。

  只是坐进去没几分钟,就感到车里挺闷的,外面下雨,我打开车窗雨水老是往里漏,我就又关上了,但没多会我就困的受不住,睡了过去…… 醒来的时候,就是刚才的一幕了! 我越想越害怕,惊恐的转动着眼珠,往四周打量了一遍。

  发现,我真的在一间破旧的山石房里!房梁上还有蜘蛛网,蜘蛛网还被吹进来的风,弄得乱晃。

  这样真实的场景,以及趴在我身上的男人传来的温热体温,和呼吸声,让我更加肯定自己不是做梦了。

  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之后,我就吓得哭了起来,“我要回家……爸妈……救命……呜呜……” 我首先想到的是我的父母,虽然我家不算富有,但也是城市里的中等家庭。

  我爸爸是口腔医院的大夫,妈妈是家家悦超市的会计,我留级一年,终于在去年考上南京医科大学,今年过完年,刚到南京准备去学校报到的…… 我有疼爱我的父母,有这么好的学业,怎么就偏偏上了黑出租呢?后悔死我了!现在,我的一切全毁了! 不,我不能辜负爸爸妈妈的期望,更不能毁掉自己的未来! 想到这里,我忍住泪,推了推趴在我身上的丑男,忍住羞辱感,冷静的朝他说:“叔叔你放我回家吧……你要多少钱,我让我爸爸妈妈给你好不好?我也不会报警的,请你放我回去!” 话刚说完,我又是一阵哭。

  恐惧、绝望还有羞辱感,让我冷静不了多久。

  虽然我这么问他,可我心里清楚,他不会放我的。

  我万万没想到,自己会有这样的一天,被一个丑陋的大龄农民买回家做媳妇!我可是城市的知识青年啊,怎么会这样啊? “小姑娘,你当我傻啊,放你回去,我一万块白扔了不算,还得坐牢。

  现在我俩也成夫妻了,你就踏踏实实和我过日子吧。

  ” 这男的话说完,手还放在我的胸口捏了一把。

  并且,捏完我之后,我下身条件反射的一紧,就感觉到他的东西还在里面。

  他似乎感应到了我的轻微动作,瞬间那物体又在我里面膨胀起来…… 羞辱的感觉一下就扩散到了我全身,我使劲拿手推着他的肩膀,想要把他推开。

  可是他的力气很大,我不但没推动他,反而被他处罚性的在里面抽动了几下,让我受不住的发出羞人的喊叫声,“呃……放开我……啊……” “再闹我就对你不客气了!”他沉音警告我。

  我现在根本就不听他的警告,就想赶紧的从这逃出去,所以,见推不开他,他还对我这样,我就张嘴咬他的肩膀。

  “嘶……臭丫头,敢咬我!”他吃痛的抽出身,骂了我一句,眼里更是泛起了红血丝。

  我逮住机会,就从他身下一翻身,结果一不小心从床上跌到了地上。

  跌到地上后我才发现,他家穷的地都是红砖铺的,连水泥都没打。

  我从来还没住过这样破的房子!我要回家!我要回家! 跌到地上后,我摔疼了胳膊。

  忍了一会,就朝破旧的房门那边爬去,嘴里还大喊,“救命……救命啊!快来人啊,救救我啊……” 在这种恐惧到了极点的时候,就忘了害羞了,也顾不得下身的痛了。

  我喊了几声,没人理会我。

  反倒是外面的雨声很大。

  我见没人回应我,爬到门口位置,就扶起门打算拧开门逃出去。

  这个时候,那个男人不耐烦的发话了,“你要走可以,能不能先穿上衣服?现在你可是我婆娘,光不溜丢的出门,想丢死我啊!” 他说完话,还丢给我一条红色的连衣裙…… 这显然不是我之前穿的衣服,但这种时候也顾不得许多了,颤抖着手,笨拙的套上连衣裙,手拧了拧上锈的门把手,却硬是拧不开,我急的拍门,“救命啊!” 我生怕这个男人会反悔,然后突然过来。

  但是,越怕什么越来什么,这个男的居然真的下了床,光不溜丢的走了过来。

  他一站起来,我才发现,他的个头很高,一下就遮住了我后面的亮光。

  我吓得拽住衣领,背后紧紧贴在门上,朝他哭这吼了起来,“不要过来……” 我就知道,他没这么好心的给我衣服穿,还放我走。

  他要是再敢过来侵犯我,我就和他拼命。

  但出乎意料的,他居然一把拉开我,将门往上一抬,咔嗒一声,就打开了门,然后指着门外的雨雾,笑着看向我。

  他的笑容在丑漏的脸上显得很狰宁,让我后背发寒。

  我警惕的看着门外一眼,再看了看他,但一看到他光不溜丢的芐深,正建挺的翘起,就赶紧移开目光,一咬牙,就往门外的雨雾冲了出去。

  冰冷的雨水,瞬间就打在我的身上,可我异常激动,我这就要逃出去了,就要获得自由了吗? 可是,我走了不到三步,全身发冷,肚子里传来一阵刀绞般的剧痛。

  我一下子就软了腿,捂住肚子,跌在泥水地里打滚。

  我从来没有这么剧烈的疼过,我能感觉到肠子像是被什么尖锐的东西狠刺,刺完又是一阵狠揪,这种痛感传遍我的每个细胞,让我什么也顾不得,一个劲的喊:“痛……救命啊……救命啊……” 我不明白,我这是怎么了,不像是生病了,也不像是外伤带来的痛。

  所以我又痛又恐惧。

  难道我要死了吗? 我后悔自己上了黑出租!如果时光能倒流就好了…… 就在我痛的生不如死的时候,那个男的声音从雨中弥散过来,“咱家小虾子脾气不好,离开我超过三十步啊,肯定是要发疯的。

  ” 什么?小……小虾子?那是什么东西? 我忍住痛看着他,他没穿衣服,居然还一点不害羞的站在门口,估计冷,伸手抱着胸,却不遮掩下面,关键他好像还朝我笑。

  太粗俗了! “哒哒哒哒……” 我看他的时候,他口里还传出一种像是咂舌头的怪声音,我肚子里,立马传来更加剧烈的疼痛,我实在受不住了,就往他那边滚了一下。

 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我的肚子疼痛感减退了一点。

  知道这一点之后,我赶紧的又往他那边爬了爬。

  疼痛感就越来越轻,直到我爬到他身下,碰到他那沾了一点泥土的大脚时,疼痛感瞬间就消失了! 这……这是怎么一回事啊? 虽然我大学没毕业,但是,知识面不窄呀,怎么现在,我怎么想都想不通这是什么原因呢? 要不是我刚才亲身体验了那真实的痛感,我真的不会相信世界上,还有这样怪的事情。

  “你,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?”科学解释不了,那么我只能问这个农民了。

  他蹲下身子,一下,我就看到了不该看到的硕大,所以,羞愤的别过头,又害怕的哭了起来。

  他却发坏的一把伸手探进我的衣领里面,捏住我的胸口,让我羞愤的看向他,他邪邪的笑着:“实话告诉你,在你昏迷和我在祖坟拜堂的时候,我就让“小虾子”从你的肚脐眼拱进去了,它很喜欢新家,一进去就不打算出来了,所以,你老老实实的和我过日子,它保证不欺负你。

  但是,你要是不老实,敢离开我的话,它会不开心,不开心了,它自然就愿意在你肚子里捣乱,到时候,你死的一定不舒坦。

  ” 他这话一出,我也顾不得害羞,撩起沾满泥水的裙子,看向肚脐眼位置,果然看到肚脐眼那里有点红肿…… 我害怕的身子发抖,“小……小虾子是什么?” “我养的宠物呗。

  ”他无所谓的一笑。

  “宠物?” 一个养在别人身体里的宠物?!这个农民究竟在做什么啊? “对,一只很可爱、很听话、很忠诚的……”他说到这,不在乎我身上脏,一把将我拽进怀里,亲了我的唇一口,手也继续揉捏我的胸口,随即我反抗的推着他,他却揉捏的更加厉害,我身子就软了力度,他见状,上扬了唇角,邪邪的朝我接着说,“小蜈蚣~